12年前韩国假球案3人自杀 "特赦风波"后高管集体辞职

西北望看台 2023-04-06 11:28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中国足坛正在发生历史上最强烈的“地震”,到底还有多少人会被揪出来,下一个是谁,都不清楚,但震撼力十足。

就像上次紧随中国足坛的反赌扫黑风暴一样,韩国足球这次又站出来了。

3月28日,韩国主场与乌拉圭热身赛前,韩国足协“偷摸”在官网发布了一则公告:

“特赦100名足球从业者!”

赦免的这100人中,有前球员和现球员、教练、裁判以及集团高管,他们因各种不当行为受到纪律处罚,其中更是有48人因“假球”而在2011年被韩国足协除名。

然后,韩国足坛就炸了锅了。

从球迷到球员,从教练到足协官员,再到媒体,无一例外都在痛斥这一决定,各方的严正抗议也起到了效果。

3月31日,韩国足协不得不召开临时理事会,对此前的特赦决定进行重审,并于当天宣布取消“特赦决定”。

韩国足协主席郑梦奎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韩国足协主席郑梦奎

韩国足协主席郑梦奎为此专门向公众道歉。

但这还没完,4月3日,韩国足协副主席李同国(曾译名:李东国)、李荣杓以及社会贡献会会长赵源熙宣布辞去各自职务,理由是他们未能阻止韩国足协此前宣布“特赦决定”的决定。

此事,又在韩国国内中引发了新一轮的发酵,韩国媒体穷追猛打:

“揪出‘特赦决定’幕后主使,不能让三位明星高管的辞职成挡箭牌!”

此前韩国足协官方宣布克林斯曼成为球队新帅时,就引发了不小的争议,特别是韩国媒体,对选择克林斯曼,有很大意见。

为此,韩国足协专门召开了新闻发布会,实力强化委员会会长穆勒对选帅过程做了解释,但韩国媒体依旧不满,认为他在发布会上避重就轻,没说实质的东西。

后来在克林斯曼上任的新闻发布会上,韩国媒体一点面子没给韩国新帅,提的问题很尖锐。

比如克林斯曼不会训练战术、异地办公、社交平台宣布辞职,三年没执教经历等等。

而对韩国足协这次的特赦决定,韩国媒体更是反对的急先锋。

3月28日,韩国队主场热身乌拉圭,距离比赛开始不到1小时,韩国足协官方发布公告,宣布“特赦100名足球从业者”。

韩国足协通过特赦决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韩国足协通过特赦决定

公告中,韩国足协解释:

“此举是为了庆祝韩国连续10届闯入世界杯正赛以及去年打进世界杯16强,“特赦”将成为韩国足球的新起点,同时也是为了给那些长期受到批判且自我悔过的足球业者再一次机会。”

同时,韩国足协还表示:

“会对此次赦免严格监管,这一举措不代表我们对假球行为的基本立场有任何变化。”

那天比赛,韩国1-2不敌乌拉圭,赛后孙兴慜和金玟哉隔空“内讧”,社媒互相取关被广泛讨论,转移了一点注意力,但在金玟哉道歉之后,逐渐平息。

而对“特赦决定”,声讨如潮而至。

韩国媒体怒斥韩国足协这一决定:

“荒唐”、“愚蠢”、“不负责”。

韩国足协压力很大,“特设决定”发出后的第二天,官方发表对这一决定的Q/A,做出进一步解释。

“过去几年,我们陆续有收到足球从业者关于减轻纪律处分的请求,本次特赦旨在给这些受到纪律处分的人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以上人员因涉案程度相对较弱,经过长时间的考虑确定他们在收到国家给予的处罚和纪律处分后已进行了深刻的反思。

可以考虑给他们机会重新为韩国足球的发展做出贡献,但是他们不可能再担任教练、裁判、球队管理人员。”

但这并没有平息众怒。

韩国足协开会重审特赦决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韩国足协开会重审特赦决定

3月31日,韩国足协不得不临时召开理事会,对“特赦决定”进行重审。

29名执行董事中有27人参加会议,最终决定撤销此前的“特赦决定”。

韩国足协再次做出解释:

“在对操纵比赛等恶劣行为进行纪律处分时,我们本应尽可能听取各界人士的意见,但我们目光短浅且缺乏长远眼光,以至于给球迷们造成了很大的困扰,在此向大家道歉。

此前做出赦免的决定是因为我们认为这些从业人员受到了足够的惩罚,但从社会反响看,他们的惩罚还不够弥补此前犯下的错误,并没有得到社会的同情。

今后我们将继续对假球、球场暴力、贿赂等行为实行零容忍,并进一步加强预防措施,加大对从业人员的教育培训力度。

我们会虚心接受球迷们的批评与指正,并以此为契机进一步提升韩国足协的水平。”

韩国足协主席郑梦奎也对之前的“特赦决定”做了解释并向公众道歉。

“假球,是一种破坏体育基本精神的犯罪行为,我很清楚,2011年K联赛假球参与者的违法行为,无论以何种理由都不能自圆其说。

大约2年前,我收到一些建议,说之前犯错的球员已经反思了10多年,是不是可以考虑原谅他们?我断然拒绝,但也确实考虑如何预防、教育,而不只是对他们重罚。

卡塔尔世界杯后,韩国足球重新开始,我想再给之前犯错的人一次机会,但这个想法太草率了。

对此前的特赦决定,深表歉意!”

郑梦奎提到的2011年K联赛假球,当时在韩国引发了轩然大波。

有两名球员和一名教练---自杀。

2011年5月6日,K联赛仁川联队守门员、年仅24岁的尹基源,被发现死于车中,身旁还放着一个装有100多万韩元(约合人民5230元)的信封。

韩国自杀门将尹基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韩国自杀门将尹基源

警方侦察判断尹基源为自杀,而韩国足球业内人士分析,尹基源之所以自杀,很有可能是不堪忍受踢假球的折磨。

从2010年开始,韩国足球便多次传出涉假赌黑,尹基源的自杀成了“引爆器”。

2011年5月25日,昌原地方检察厅逮捕了两名K联赛的球员,韩国足球的反赌风暴正式开启。

之后调查、传唤、拘留、逮捕的人越来越多。

几天之后,曾效力全北现代并随队夺得过亚冠冠军、后来效力于首尔联队的郑钟宽被发现在首尔江南区的一家酒店内自杀,他留下遗书:

“我对不起家里人,假球是事实,我感到很羞愧,我的朋友们信守诺言,为我保守秘密,不将我供出来,但是我觉得我是有责任的,我很自责。”

风暴继续升级,前韩国国脚金东炫、崔成国被揪出。

崔成国成为韩国媒体眼中“放羊的小孩”。

反赌风暴伊始,崔成国一直声称清白,5月末韩国足球联盟的职业道德教育大会上,他还作为球员代表,面对媒体信誓旦旦的表示:

“外界说我参与假球操作,纯属无稽之谈。”

但没过多久,崔成国看到自己队友纷纷落网,感觉事态不妙,便主动向韩国足协自首,不过交代问题时仍然避重就轻。

经过检方调查,结果让人吃惊,原来是崔成国把金东炫拉下了水。

更令人奇怪的是作为金东炫的上家,崔成国只收了总计400万韩元(约合人民币20000元)的辛苦费,而当时他的年薪是:

“上亿韩元!”

经过几个月的调查,最终有50多名球员涉案,大约占了当年韩国注册球员的10%。

除了球员,涉案的还有教练、经纪人、中间人等等。

依据犯罪情节,这些人都受到了法律的惩罚,韩国足协也做出了协会的处罚。

7月,前尚州尚武队主教练李寿哲被判有期徒刑2年,缓期3年执行。

那之后,李寿哲很少外出,常常待在家中,10月19日,李寿哲被发现在家中自杀。

前尚武队主帅李寿哲(资料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前尚武队主帅李寿哲(资料图)

李寿哲的一位密友说:“他确实太累了,心理上受到了很大的折磨。”

2011年韩国足坛的假球案,成为了韩联社评出的当年10大体育新闻,与平昌获得2018年冬奥会主办权并列第1。

前水原三星球员李京焕,在那场风暴中,被定性为B类涉赌球员,被判永久除名,监视居住3年,外加300小时社会服务。

之后,他只能在啤酒屋打工,生活非常拮据,而因为被足球圈除名,他的父亲得知这一消息后健康状况恶化,最终去世。

2012年4月15日,李京焕从住处的15楼跳下,在送往医院的途中,不治身亡。

他留下遗书:

“我不想再这么活了!”

李京焕的好友说:“在大学期间他遇到过很多波折,经历千辛万苦才成为一名职业球员,如此不易踏上职业足球舞台,却瞬间遭除名,换谁都难以接受。”

朋友说他仍然爱着足球,经常会出现在社区球场,与业余球队踢比赛。

那年的反赌扫黑,对韩国足坛打击巨大,亚冠名额被缩减、K联赛赛制调整、球员待遇调整、甚至包括测谎仪使用都发起过讨论,韩国足协则是多次出来向公众道歉。

韩国足协道歉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韩国足协道歉

韩国上下,痛心疾首。

所以,当这次韩国足协“特赦决定”发布后,又一次引发了轩然大波。

4月3日,韩国足协副主席李同国(曾译名:李东国)、李荣杓以及社会贡献会会长赵源熙宣布辞职。

这三位都是韩国男足的前国脚,李荣杓2021年3月加入韩国足协,李同国和赵源熙则是今年1月加入。

三人同一天在社交平台上宣布辞职,原因是未能阻止韩国足协做出“特赦决定”。

李荣杓写道:“对于此前未能阻止韩国足协做出特赦决定,我深感抱歉,因此我宣布将辞去韩国足协副主席一职。”

李同国写道:“因为足协的举措让韩国球迷等各界关心韩国足球的人士担心了,在此我深表歉意。应韩国足协邀请我担任足协副主席一职,尽管还处在适应和学习阶段,但我始终抱有一种责任感,作为前球员,对于一些不合理的举措我会自发出来阻止它。进入协会的初心是想回报球员时期我受到的关心与热爱,但我未能履行好职责,因此我决定辞去副主席一职。”

赵源熙写道:“作为韩国足协董事会的一员,我对受到伤害的球迷们致以深深的歉意,因此我决定辞去社会贡献会会长一职。”

发酵还在继续,韩国媒体呼吁揪出“幕后主使”,否则特赦提议随时都可能再来。

韩国足协召开会议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韩国足协召开会议

4日上午,韩国足协召开了常务会议,下午,韩国足协再度发布官方声明,写到:

“协会的副主席和全体理事表达了集体辞职意向,他们计划很快提交一份正式的辞职信。

根据协会章程,聘任的高管递交辞职信,无论是否接受,均视为辞职。

韩国足协常务理事朴庆勋说:“作为负责协会实际运营的常务理事,我对现状深感责任重大,并进行了深刻反省。自3月31日的临时董事会会议以来,已有多位董事表达了辞职意向。”

最后,韩国足协官方表示:“我们会尽快制定措施,以防止出现管理真空。”

一位韩国足协的官员则说:

“如果所有董事都辞职,那足协的行政部门很可能会暂时瘫痪。”

现在压力来到韩国足协主席郑梦奎这里了,他是唯一没有提出辞职的人。

而中国足协的主席,已经进去了。

作者:十八

足彩24连红赚不停

足彩24连红赚不停

用人工智能精选比赛,红单更轻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