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之日变忌日!韩女兵领证当天因性侵案自杀,参谋总长辞职,总统公开道歉

新浪新闻综合 2021-06-10 18:02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原标题:新婚之日变忌日!韩女兵领证当天因性侵案自杀,参谋总长辞职,总统公开道歉

来源:环球人物

道歉、去职、彻查、改革,一起军队性侵致死案,搅动起韩国朝野上下的一场整肃风暴。希望风暴过后,韩国的兵营文化陋习真能得到改善。

|作者:二水

今年3月,韩国空军一位女士官李某遭到同一部队上级、中士张某的性侵。事后,她向部队举报,却被要求“闭嘴”并放弃对张某的追责。2个月后,李某在投诉无门的无奈中,于新婚当天以自杀谢世。

李某生前遭受的不公,让韩国民众愤怒不已,人们纷纷在青瓦台留言请愿严惩凶手。

事件持续发酵,引发韩国政府关注。6月4日,韩国空军参谋总长李成龙因对这起性侵案处理不利而引咎辞职。6日,韩国总统文在寅公开道歉,并下令彻查所有涉案人员。韩国国防部长官徐旭于9日、10日连续两天出面道歉,并强调尽快推进军队司法制度改革是民意所向。

一起军队性侵致死案搅动起韩国朝野上下的波澜。韩国军队中频发性侵、性骚扰丑闻早已成为沉疴痼疾,在这次官方接连的道歉、彻查声中,不知能有多大程度的改观。

 ·文在寅吊唁逝者。

 ·文在寅吊唁逝者。

“我的身体变脏了”

自杀的李某来自驻扎在韩国瑞山市的韩空军第20战斗机联队。该部队成立于1996年12月,曾多次参与韩美联合军演。

据韩媒报道,张某在实施性侵行为之前,就一直对李某施压,不分理由地训斥、辱骂她,给李某的心理造成了很大的影响。

此前,李某所在的部队曾爆发过新冠肺炎集体感染,上级下达了禁止士兵聚餐和饮酒的命令,张某却执意让李某违反规定参加聚餐,甚至不惜让其和他人调换夜班参加聚餐。

今年3月的一天,张某又要求李某参加聚餐。李某去了才发现,其实是张某的一个朋友新店开业,自己再次被当作“作陪”出席。聚餐结束后,在返回部队的车上,张某一直对李某动手动脚,李某做出抵抗,并明确表示“请不要继续了”,张某却不顾她的挣扎,对其实施了性侵。

当时,车上除了坐在后座的李某和张某,还有一位负责开车的副士官。此人虽听见李某的求救,却并未理会,也未制止张某。事后,张某还一直尾随李某到宿舍门口,嘲笑她“想报警就去报吧”。

事发第二天,李某将自己遭到性侵一事报告给直属上级长官陆某,希望自己能够得到保护,并让张某受到惩罚。陆某得知后,非但没有帮她,还劝告她不要再追究此事,甚至告诉李某:“这种事情,一辈子总要经历一次,不要放在心上。”另一位上司知道此事后也对李某说:“如果事情被公开,那么其他军人也会因为违反防疫规定被罚。”李某还被威胁,若将此事搞大,她将被扣发一年的工资。

 ·李某生前照片(韩国新闻截图)。

 ·李某生前照片(韩国新闻截图)。

张某的无理纠缠、上司的冷漠无视,让李某非常疲惫,她向部队申请休假两个月。可即便这样,张某还是通过其他方法找到了她。张某的父亲也出面对李某施压称:“你不要再闹了,让我儿子安静地退伍吧。”张某甚至找到了李某同为军人的男友,让他劝告对方息事宁人,“你好好跟她说一下,好好解决一下,你好好想想吧。”

心力交瘁的李某被诊断出患有焦虑症和失眠症,需要治疗3个月才能稳定情绪。同时,她提出的调换至第15战斗机联队的申请获得通过。5月18日,李某结束休假后返回基地,却遭到了新单位战友的排挤。4天后,她在基地的宿舍自杀了。

更让人心痛的是,自杀当天上午,李某刚和男友办理完婚姻登记。本该是自己人生中最开心的一天,她却只想尽快让自己逃离这个世界。

 ·李某和男友(韩国新闻截图)。

 ·李某和男友(韩国新闻截图)。

自杀前,李某打开手机记录下自己死亡的全过程,声泪俱下地控诉了自己的遭遇:“我曾以为空军是个大家庭,会保护我,没想到他们不但掩盖性侵的真相,还试图对我造成进一步的伤害,逼我就范……”

此外,她在手机里留下了很多绝望的话“我的身体变脏了”“全都是因为加害者”……

37万市民请愿彻查

遗憾的是,李某的死没有引起空军高层的足够重视。

事件发生当天,韩国国防部的调查人员仅将李某的死作为一起简单死亡事件报告,同时,该信息被编辑成短讯在韩国空军官方社交账号发布。

韩国国防部长官徐旭后来表示,自己在事发当天通过社交媒体得知李某死亡一事,2天后又收到一份此事的正式报告,上面也只有死者如何被发现、现场鉴定结果、尸检和葬礼等过程的基本概要,并未提及李某是为何自杀,以及她向上级举报张某一事。

 ·韩国国防部长官徐旭事后向公众道歉。

 ·韩国国防部长官徐旭事后向公众道歉。

直到5月25日,徐旭才拿到李某自杀事件的详细汇报,以及性侵案件的记录。他向空军下达了严肃调查事件的指示,而这距离李某自杀已过去3天。

空军内部的消极处理方式让李某的家人很失望。5月31日,李某的父亲在总统府青瓦台网站上发布请愿书,呼吁揭露事实真相,“韩国部队中经常发生性暴力事件,但军方一直未对此进行调查,这使得受害者承受了难以想象的痛苦。这样的事情让我们更加震惊。”

 ·目前已有37万人在青瓦台网站投票,支持国家对李某自杀一事进行彻查。

 ·目前已有37万人在青瓦台网站投票,支持国家对李某自杀一事进行彻查。

李某的父亲告诉媒体,女儿从小就向往成为一名空军战士,为完成梦想,她刻苦训练。进入空军部队后,她很热爱这份工作,即便自己遭受性骚扰时也没有想过辞职。李某的母亲愤怒地说:“他们连自己部队的人都守护不了,还谈什么保卫国家?怎么可以让我的孩子就那样孤独地死去!”

 ·李某父亲在接受采访时,一直握紧双手。

 ·李某父亲在接受采访时,一直握紧双手。

随着这起事件的持续发酵,韩国国防部才对此事重视起来。

6月1日,徐旭下令将本案由空军移交给国防部军事检察团调查,并将重点调查受害者李某报案后遭到恐吓威胁的情况,查清联队上级是否试图隐瞒性骚扰案件、军事警察是否调查不力等多个环节。第二天,张某被逮捕,并承认了所有指控。据媒体报道,他还交代了自己曾在2020年对另一位女士官性侵的事实。

 ·张某(图中穿迷彩服)被逮捕。

 ·张某(图中穿迷彩服)被逮捕。

目前,李某家属的律师以玩忽职守、强迫未遂等罪名对3名空军干部提起诉讼。他表示,“将对更多故意掩盖事件的部队干部提起诉讼”,“除张某之外,李某生前还遭到了其他上级长官的强制猥亵”。

性侵丑闻痼疾难除

施暴者虽被缉拿归案,但隐藏在这起案件背后的顽疾根深蒂固。韩国部队多年来屡被爆出性骚扰、性侵事件,却一直没能得到妥善解决,这也是韩国民众对此次事件如此愤怒的原因。

韩国国防部曾公布过一组数据:从2009年1月至2010年6月,军方共接到71起部队内部性犯罪案件,平均下来,几乎每周就会有1起性犯罪案件发生;而从2015年至2020年6月间,军方共有4936起性犯罪事件被立案为军事刑事案件,相当于平均每周发生近18起性犯罪案件。可以看出,近10年来,军队性侵问题不仅没有缓解,反而在数量上急剧增加。

 ·女兵成为韩国军营文化陋习的主要受害者。

 ·女兵成为韩国军营文化陋习的主要受害者。

居高不下的数字背后是女兵悲惨的遭遇。

2013年,一位陆军女兵因长期遭长官性骚扰、性侵,最后选择自杀。

2017年,一位海军女兵被发现在宿舍自杀。死者生前曾向朋友表示,遭到多位长官的性暴力。后来,军方对此案进行内部调查,一位涉案长官在被捕后以自己“喝醉酒都忘了”为由,否认性侵。此事最后不了了之。

有些遭受过性骚扰、性侵的女兵在举报他人后,却被个别长官以“关心”为由实施第二次伤害。2014年,韩国陆军第17团某少将以慰问、激励为幌子,将一位曾受到性侵的女副士官叫到自己的办公室,对其进行性骚扰。

一位军方人士指出,由于部队内部犯罪具有特殊性,只要当事人双方签订互谅协议,军事法院就会做出不起诉决定,处罚力度也会相对减轻。受害者往往都是弱势方,迫于压力,不得不选择默默忍受,终日活在痛苦中。而加害者在犯案后逍遥法外,更有甚者因“作案成本低”又把手伸向其他受害者……

一位韩国海军少将对《中央日报》表示,“此次爆发的部队性侵丑闻中,部队长官都在忙着遮盖事实的真相,属于典型的部队积弊”。另一位军方相关人士则表示,“一旦相关事件成为热点,军方高层都会立即对涉事部队指挥官进行免职处理,所以指挥官们在遇到举报时,往往考虑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就会设法掩盖真相”。

社会舆论也认为,以男性为中心的部队文化中,法律的漏洞和军方的不作为是导致性丑闻问题恶化的主要原因。

6月6日是韩国的显忠日(阵亡军人纪念日)。总统文在寅在当天的公开活动中表示,对导致士兵无辜枉死的兵营文化陋习抱歉,更要对国民说声抱歉。随后,他前往李某的灵堂吊唁,并慰问家属。

 ·6月6日,文在寅(前排左二)出席显忠日纪念仪式。

 ·6月6日,文在寅(前排左二)出席显忠日纪念仪式。

第二天,文在寅在青瓦台内部会议上再次就空军性侵案表态,称相关问题激起民愤不容姑息,并指示有关部门在民间人士的参与下制定改善部队军营文化的政策。文在寅强调,应当构建起一套完善的惩防体系,以防类似事件再次发生。

道歉、去职、彻查、改革,李某的死换来了一场整肃风暴。希望风暴过后,韩国军营中真的能迎来一米阳光。